英超外援先驱!切尔西曾神引援被质疑养老却半赛季拿下赛季最佳

2022年11月18日 by 没有评论

在足球记者协会(FWA)评选年度最佳球员的73年岁月,吉安弗兰科·佐拉有些与众不同。

这个奖项每年在揭晓后都会引起巨大的争议:如果不了解以往的故事,可以看一看今年7月乔丹·亨德森当选时,这个结果在媒体与球迷之间引起的争议。

不过,所有这些年的FWA最佳球员名单,也的确是星光熠熠:最初在1948年获奖的斯坦利·马修斯爵士,再到博比·摩尔、乔治·贝斯特、肯尼·达格利什、蒂埃里·亨利和克里斯蒂亚诺·罗纳尔多,所有历史级别的球星都榜上有名。

不过,当1997年佐拉赢下FWA最佳球员时,就注定了他在这一奖项历史上的脱颖而出:没有任何一个人能像佐拉一样,在赛季开始如此之久后才来到英超,却最终成为了联赛最佳。

直到2002-03赛季引进转会窗口的规则之前,英格兰俱乐部在每年的3月31日前都可以自由买卖球员完成转会。1996年11月8日,切尔西充分利用了这个规则,以450万英镑的价格从帕尔马引进了吉安弗兰科·佐拉。

这笔交易引起了英格兰足坛的巨大关注:佐拉曾是马拉多纳在那不勒斯时的左膀右臂,而且在之后接过了马拉多纳传奇的十号球衣。

当然,还有一些关于30岁的佐拉的状态的质疑,质疑切尔西是否签下了一个只想养老的球员。

时间来到第二年五月,佐拉在足球记者协会的晚宴上坐在马修斯旁边,即将领取他的最佳球员奖杯。

颁奖典礼之后几天,他又帮助切尔西赢得了26年来的首个主要赛事冠军,一座足总杯的冠军奖杯。

这位意大利国脚在那年的最佳球员评选中战胜了不少名将,包括了帮助球队拿到第四座英超奖杯的曼联诸星,也包括了在射手榜上霸占了前两名的阿兰·希勒和伊恩·赖特,还有备受瞩目的米德尔斯堡双子星拉瓦内利与儒尼尼奥——尽管没有能够帮助球队保级,但两人依旧闪耀。

在足球记者协会长达30年的前任主席盖里·考克斯,对佐拉在半年内给英格兰足球打下的烙印印象深刻。

他在之后回忆起那一年的奖项评选时说:「我当然投给了佐拉!能够迟到小半个赛季却依旧在这项奖项的评选中占有优势,佐拉是唯一一个。」

「我曾去看过切尔西训练,而佐拉让我非常震惊——也肯定给切尔西全队带来了不小的影响。他在常规训练课后,拉着门将和几名年轻球员,拿着一大袋足球开始加练,至少要一个小时。这展示了他的职业素养。」

「他有一些保罗·加斯科因式的风格,聪明且有趣。他一直在微笑,这会让你忍不住喜爱他。他有那种难以预测的天赋,做着许多当时没有英格兰球员会尝试的事情。」

「在那时,英格兰联赛里的外国人很少,也有很多对他们的质疑。但佐拉不仅赢得了切尔西球迷的喜爱,也征服了许多其他球队的球迷。在过去三十年里,能像他一样的球员屈指可数。」

意大利足球更追求战术性,会在地面寻求精准的传球,然后缓慢而熟练地组织进攻。

不过,球迷们没有等太久,佐拉在第四次出场时就收获了进球。然后,他又在面对西汉姆时打进了那里留在球迷们回忆里的经典进球:朱利安·迪克斯被佐拉轻松晃倒,仿佛在跳着快乐的舞蹈,然后目送皮球滚入网窝。

在足总杯第四轮那场戏剧性的逆转利物浦时,佐拉再次上演伟大表演。然后是对阵曼联,他轻松突破了埃尔文和帕里斯特的防守。

对于一个没有为曼联效力过的球员来说,需要一定的特质才能获得弗格森爵士的称赞。而在那场1-1后,苏格兰教头说:「他比我想象中更出色。他真是个聪明的混蛋。」

之后在2015年,弗格森再次在天空体育上聊起佐拉:「他使我头疼……与他交手,会让我感到不安。佐拉一直在微笑,这让我很头疼。为什么会有人享受和当时那支曼联交手的比赛?从来没有人会这样。他是一个令人赞叹的球员,而我很喜欢看他踢球。我很高兴能说出来我有多么欣赏一位对手。」

在1996-97赛季,切尔西正处于上升期。AC米兰与荷兰名宿古利特是切尔西的主教练,勒伯夫和迪马特奥坐镇中后场,而在前场拥有马克·休斯和维亚利。

他的前队友斯科特·明托之后接受采访时说:「去问任何一个球员,他们都会告诉你,最不希望发生的事情是在赛季中期或者夏季集训期间尾声与新球队签约。因为你会希望在赛季开始前就安顿下来,有足够了解主帅、体系和队友的时间。」

「但是佐拉来到球队时,就像他在切尔西已经踢了很多年一样。他知道切尔西的价值和意义。到赛季尾声时,尽管我们不是一支依靠巨星的球队,但我们常常会觉得:“把球交给佐拉,他会为我们赢得比赛。”」

「鲁德(古利特)说,我们的风格是“性感足球”。我们每天都在足球中收获快乐,这就令人感觉很性感。而佐拉就是“性感足球”的标志。他不是我们的队长,但他就是我们的领袖。」

「他是英超最伟大的球员之一,但他也非常谦逊。他的到来为更多外国球员加盟英超提供了垫脚石。」

当时的温布尔登门将尼尔·沙利文永远不会忘记他「见证」佐拉式魔法的那一场比赛。当时,切尔西在足总杯半决赛中1-0领先温布尔登,但在比赛还剩26分钟时,他们依旧还有机会。

当迪马特奥将球传到切尔西进攻方的道路上时,温布尔登后卫迪恩·布莱克韦尔已经跟住了正在跑动的佐拉。但是转眼间,球就越过了沙利文的十指关,直入网窝。

「面对佐拉这样的球员时,你会遇到的问题是,你就是不知道他到底想要做什么,」沙利文说。

「你只有一秒钟的反应时间,但他可以做到一些别人做不到的事情。布莱克韦尔和佐拉一起启动,但佐拉就用脚跟轻轻拨了一下就完成了变向,甩开了后卫,然后把球打进了底角。」

那天,明托因为没能首发而坐在替补席上感受着痛苦,但那一刻,所有的负面情绪都消失了。

明托说:「我们面面相觑,然后喊出了“哇!”。在英格兰风格的足球中,没有后卫能够他那样技术的球员。所以你可以看到他为什么是马拉多纳在那不勒斯时的搭档。」

来到英格兰时,佐拉会说的英语很少,但他很快就慢慢跟上了节奏。甚至,有时在赛前准备时,佐拉都会在更衣室里读书。他特别喜欢的一本书是约翰·勒·卡雷的间谍小说《柏林谍影》(The Spy Who Came in from the Cold)。

尽管不喝酒,但佐拉依旧靠着参加球队的聚餐来融入这个团队。当热闹的球员们奔赴下一场的夜店时,佐拉便回家了。

有一次,他与维亚利策划着要感谢球员联络官加里·斯泰克:加里帮助了他们两人适应英格兰的生活,适应切尔西这支球队。

斯泰克当时有一辆旧车。佐拉和维亚利有一天晚上约了斯泰克在斯坦福桥附近的一家意大利餐厅见面吃饭。佐拉问斯泰克要了车钥匙,以确保车能找到合适的停车位。

吃完饭出门时,斯泰克发现他的车不见了,惊慌失措——取而代之的,是一辆全新的宝马。很快,斯泰克意识到,这是两位意大利球员为他购买的礼物。佐拉和维亚利花了不少功夫让斯泰克收下了这辆车,而斯泰克也因此激动落泪了。

当那年的FWA年度最佳球员颁奖晚宴结束时,轮到佐拉激动落泪了。他的父亲坐在了观众席上,那是他第一次来到英格兰。

「这是一次令我十分感激的经历,」佐拉之后说到,「我的第一个赛季有些令人难以置信,而这样回忆也将伴我终生。」

「足球传奇斯坦利·马修斯爵士将精美的奖杯递给了我。他就是足球中的神,我几乎一时语塞——因为我不仅真的见到了他本人,还发现自己坐的位置就在在他旁边。」

毫无疑问,佐拉配得上「英超六十星」榜单中的一席之地:即使他当时并不在生涯巅峰,但依旧保持了出色的状态长达六年之久。

一年之后,佐拉无缘欧洲优胜者杯决赛的首发阵容。比赛前夜,他参加了体能测试,但测试结果是他只适合坐上替补席。但即便如此,他依旧在下半场替补登场,并在上场20秒后打入了制胜球。

在古利特离开后,维亚利成为了球员兼教练,而佐拉和他的关系很快发生了变化。不过,在1999-00赛季中,当切尔西首次品尝到欧冠的滋味时,佐拉的出色表现帮助球队迈过了巴塞罗那进入半决赛。

在佐拉效力切尔西最后三个赛季中,他与克劳迪奥·拉涅利的关系相当密切。拉涅利称赞佐拉「是一个魔法师,因为只有魔法师才会尝试那样的动作」。拉涅利为佐拉神奇的射门赞叹不已,这一次是对阵诺维奇的世界波。

可以说,佐拉一直到职业生涯的最后依旧保持了不错的实力。36岁时,佐拉的14粒联赛进球拯救了切尔西,当时球队正因财务问题而无法引援,却还能进入英超前四并进军欧冠。

很快,老板罗曼·阿布拉莫维奇接管了球队,而他的第一件事就是试图说服佐拉留队并与球队续约。但当时佐拉已经与卡利亚里达成了协议,所以即使切尔西开出了更高的薪水,这位老将也不会轻易放弃他的承诺。

这并不是佐拉在英超的最后之舞。在2008-10赛季期间,他出任了西汉姆主帅,并连续两年保级。但从第9跌至第17,则让他不得不黯然下课。

上赛季,佐拉实现了重返切尔西的梦想,出任萨里的助教。但当仅12个月后萨里离队时,佐拉也离开了。

尽管目前为止,佐拉在英格兰的执教生涯乏善可陈,但他在英超联赛历史上的传奇地位依旧很有保障。在切尔西期间,他为球队两次夺得足总杯,一次联赛杯联赛杯,一次优胜者杯和一次欧洲超级杯。这些成就会让他永远受到球迷的爱戴。

但同时,佐拉的踢球方式也绝不会被英格兰球迷忘记。正如明托所说:「成为他的队友,并能见证他的表演,我感到非常荣幸和自豪。」

Leave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